NCRPG大陸

[POI:Anthony/Elias]All could never set me free (完)

爆炸哭泣

Cyclops was right 我是阿力力:

All could never set me free




背景:接421。


简介:老师干掉了Mini,但他依旧感到疲惫,直到有一天他来到了Brighton Beach……




原构思是409之后想出来的: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分支,永远不会知道如今的选择将导致怎样的结局。由无限的随机组成的世界比任何苦痛都残忍,却比任何幸运都温柔。发生的事在发生,它像个罗盘,当它逆向时,时间回溯到最开始的状态。从1到6,这次是正确的顺序。他们找到对方,他们并肩作战,那儿是一个无限随机的海滩。




Brighton Beach是一个盒子,它一次次被打开,猫既生又死。无限的随机在这儿交织,当他在黄昏里呼唤Anthony的名字,他能够听见他过去的声音。他站起来,向前看,看到过去奔跑着掠过未来的身边。那些量子的位置永远不能被观察,在概率云的边缘,他伸出手去,他能触碰到他脸上的刀疤,于是他紧握他的手。




今天看完421继续虐成狗,写掉了这个构思的短篇。情节上对原构思做了一些改变,但设定依旧是Brighton Beach是个时间的交错点。




祝食用愉快。




我希望剧组吐便当,虽然我知道不可能。




+++++++




All could never set me free




Elias的伤感就像下巴上的胡子。


他的疲惫也一样。


通常他勤于剃须,注意整洁,通常他不持枪,通常他一周中有一天会做饭给一个人吃,通常他的身后会站着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。


通常。




离2014年11月已经过去了6个月,时间像云朵掠过天空。他以为他稍微恢复了一点儿,至少小小的一点儿,实际上并没有。


关于这点每个人都知道,Reese知道,Finch知道,Fusco知道,他们看到他的脸就知道——胡子为他说明了很多事,好像它们比他自己都清楚他没有办法那么快走出来。




11月之后,他开始不太去散步,成天待在仓库里,面对什么都没有的白墙,看着那些弯曲得像肠道转弯处的管子。


更后来,他除掉了Dominic。但这并没有给他带去什么——他依旧留着胡子,依旧觉得疲惫在后面追赶他的脚踵。


有一种由衷的疼痛悬在他的肠子上方,每天晚上他都能感受到它。它很安静,像只小毒蛇蜷缩在那儿。




他开始重新去Brighton Beach散步是更之后的事。


那天他喝了点酒,有轻微的醉意,突然变得非常非常想念Anthony。那条毒蛇把毒液释放到他的血液中,他感到血管和骨骼里的痛感尖锐而清晰。


他走向Brighton Beach,看着太阳慢慢地收走了最后的一点儿余晖,他就好像听到Anthony在他身边说话。他看着太阳的光芒,麻木得像木头或者岩石。突然,他想起来,他抛弃Charlie Burton这个身份的那一天,Anthony跟在他的身后,他得知mini准备杀他的那一天,Anthony也跟在他的身后。


他们有很多回忆在这儿,每一条回忆都像一条阳光。


太阳完全沉入地平线之下后,四周沉陷在夜晚的浅蓝色中。渐渐的,路灯下非常意外地有了点灰色的雾气。


Elias的醉意还没有消失,他停下脚步,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驻足,他在想念一个人,一个已经离他远去的人。没有什么比死亡更遥远,更寂静,更无从寻觅。




当Elias看见那个影子时,他以为自己醉得不清。


在雾气或烟气里,在汽笛声和沙沙的广播杂音里,他看见了Anthony。


Anthony穿着褐色的夹克衫和深灰色的毛衣,他看起来在过冬天而不是春天。


Elias不由自主地往前走:“Anthony。”他喊道。


“Boss。”Anthony转过身来,显得有点迷茫,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他打量了一下Elias,“在冬天穿这么少似乎不合时宜。还是说你觉得胡子可以御寒?我离开你三十分钟,你就长了满脸的胡子?这是怎样独特的伪装方式?”


“现在是冬天。”Elias说,他不希望去思考这是梦境还是现实,Anthony就在他的面前,好好地活着,和他说话,他穿着像冬天,看起来强壮又有生气。


“现在是春天,5月16日。”Elias说,“2015年5月16日。”


“现在是2014年2月3日。Boss,你派我出来查看这儿的情况。”


“所以我们来自不同的时间。”Elias看着灯光下的烟气。四周空无一人,汽笛声和广播的沙沙声都消失了,只有海浪在拍打沙滩,他突然又觉得痛苦了,2014年2月,Anthony还活着。


“如果我真的见到了未来的你,那你看起来可真的不怎么重视自己的仪表。”Anthony说,他在和Elias开玩笑。


Elias凝视Anthony,他看起来那么真实,就像他还在这儿,还在他的身边。“我遇到了很多事,从2014年11月开始。”


“它们都会过去,就像以前一样,不是吗?”Anthony说,“所有的坏事情都像训诫室,你待在里面时以为永远都不能出来,但你还是会睡在自己的床上。”


Elias没有笑也没有说话,他看着Anthony,意识到自己现在有多么的麻木。


“如果你真的感觉不好受,就和我说说话。2015年5月16日的我没法帮助你的话,2014年2月3日的我或许可以帮到你。”Anthony说。


“陪我往海边走吧,Anthony。”


“我时刻跟着你,Boss,不论你去哪儿。”


Elias没有说话,那条蛇把毒素注射到了他的全身,他感觉疼痛像海水一样把他包围。之前他一直在忍耐和压制,他试图冷静、麻木,把一切抛之脑后,但现在那种痛苦像海啸一样压在他的身体上,他清晰地感受到失去Anthony的痛苦,他想念他像想念那些每周一次的晚餐,他想象他像想念他们每次的相互扶助,他想念他像想念他从训诫室出来时Anthony拥抱他的双手……


Elias走到海边,看着那片黑色的大海。


“你看起来并不好,”Anthony看着他,“或者2015年的我惹你生气了?你不应该太在意我。即使是2015年的我也不会随意惹你生气。”


Elias转过来身来,他停顿了好一会儿,开口说:“我在2014年11月26日失去你了。”


Anthony很明显惊讶了,他悲伤的黑色眼睛比以往更真实,他的卷发像年轻时那样迷人地长在脑袋上。


“真抱歉。”Anthony忧伤地说,“我说过要陪你到最后。”


“你陪我到最后了,只是我没有办法救你。”Elias回答,他想起那个电话,想起那场爆炸。


“这就是你蓄胡子的原因?”Anthony问,他把手放在Elias的脸上,然后又收回去,“我认识的Carl一直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。”


“我为你报仇了,但一切没有改变。”


“我们都想象过这样的结局,不是吗?”Anthony说,“我们想过我先死,或者你先死。然后我们说过,另一个人会走下去。”


“它比想象中更难。”Elias回答,他尝试了很多方法,试图让自己走出来,但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够释放他的痛苦。有人用钩子钩住了他的脚踵,血滴在海滩上。他在第一次杀人时也遇到过这样的痛苦,当时没有任何东西能释放他的痛苦,除了Anthony。


一直以来,能够让他从极端的痛苦和打击中振作起来的只有Anthony,而现在Anthony不在了。


“我想可能是死去的我希望现在这个我走到你面前。于是有了今天我和你的相遇。”Anthony看着Elias,就像之前无数次的凝视,“如果有灵魂的话,我也会陪在你身边。也许你看不见,但我就站在你身边。carl,如果我可以不离开你,我就一定不会离开。”


黑色的大海深邃无边,像Anthony的头发和眼睛。Elias感到那条蛇把它所有的毒液都注射到了他的心脏里,他的疼痛像利刀、长矛、黑箭……


他开始流泪,他的眼泪就像第一次被关到惩戒室时一样无法控制。


Anthony用双臂紧紧地拥抱他,他穿得像冬天那样拥抱他。


压抑了6个月的泪水像海浪一样拍打Elias的胸口,他紧紧地抓住Anthony,担心他下一秒就会消失,他感到时间的脚步捉摸不定,他想起5岁时母亲的死,想起12岁时惩戒室,想起去年底Anthony的死……


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痛苦里,所有的一切也都在海里。


Anthony拥抱他,对他说话。他听不清Anthony到底说了什么,但他知道他在安慰他。


“我希望你还活着。”Elias说。


“我知道,boss,我为自己不能陪在你身边而感到非常抱歉。”


Elias感受到自己胸膛中的缺口,那缺口血肉模糊。他也感受到antnony的拥抱,它真实、温暖、比每一次照在肩膀上的日光都更为柔软和温柔。


很多时候他不知道他是否还能在这样残酷的现实中感受到爱,但只要anthnoy还在他身边,只要他还能回忆起Anthony,他就会意识到他的心脏活着,像其他人一样。


只要他想起他,他就会意识到阳光还照在肩膀上,那么公平地把光与热分给他。


“我爱你,Anthony。”他说。


“我知道,Boss。而你也知道我的答案。”


他的回答就像他的拥抱,那样真实、真切、不加修饰、朴实无华。


毒蛇在他的话语里缩起来,不再吞噬Elias的血肉。它蜷缩成一团,在他的心脏下方睡着了。


海浪声在耳际,像一场梦境开始之前的背景音。


“晚安。Carl。”




当Elias回过神来,黎明映在他的眼中。他看见最初的光亮将云朵染成火,把天边灼成一场血色的战争。


紧接着,初升的太阳无情地跳出了海面。


刺眼的光照进Elias的眼睛里。


Brighton Beach一如既往,Elias孤独的影子被晨光拉得长长的,投射在沙滩上。


四周有了人,有了海浪声、晨跑的脚步声、人们的说话声。


他看着阳光,安静地站了一会儿,随后转身离开这片沙滩。


他走回家,去镜子前刮胡子,给自己做了早餐,喝了一杯新鲜的牛奶。




新的一天开始了,崭新的、没有Anthony的又一天。




All could never set me free


Until you walk towards me




Arrivederci,Anthony,Amore mio.




Fin.




最后一句来自谷歌翻译




再见,Anthony,我的爱。





评论

热度(58)

  1. NCRPG大陸Cyclops was right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爆炸哭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