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CRPG大陸

儆醒片刻

jesus christ superstar 2000

jesus/judas无差

备份一下早年写过的文

角色為glenn!jesus 和jerome!judas



“我喝醉了。”
  年轻的木匠听到这么一声告解,接着劈头盖脸的有什么东西倒了过来。
刚刚还在半睡中的耶稣,随手裹上沾了木屑的白袍,慌乱地起身去应那被砸得砰砰响的大门,紧接着这烂醉如泥的身躯就倒在他怀里。
来人是犹大。
长发的年轻人其实是欣喜的,他的确想在什么时刻和犹大单独谈谈,当然,那是指是清醒理智的犹大。
耶稣知道犹大会饮酒,但是他从没记得犹大有放纵的习惯。甚至说,犹大比许多矜矜业业的门徒都来得严守规矩,换句话说…是更加听从他的教导。
耶稣努力托起那比他高大的身躯,他感到犹大发热的面颊贴着自己的脖子,蕴含酒精的呼吸喷洒在自己肩头,好像还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。年轻的木匠顿时觉得睡意全无,他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奇异的怜爱感,这感觉让他想起初遇犹大之时。但同时,他又觉察到一丝丝的危机。
无论瞬间闪念有几多范畴,耶稣是手脚麻利地把犹大搬进了自己的房间。肩头的犹大却突然清醒了似得,直直地埂起脖子,抓着耶稣的肩膀,死死盯着他。
真是醉得不清。
耶稣闹海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。他用一只手抚上犹大的额头,想使他冷静下来,他感到犹大的眉头在他手掌覆盖之下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“拉比”声音几乎为不可闻,但是吐息的热浪却让年轻的木匠一阵寒颤。有那么几个瞬间,他以为犹大要活吞了他。
但是他这位友人只是死死的看着他,看了又看。然后缓缓地顺着他的前胸滑了下去。在那之前耶稣稳稳抓住对方的衣物,将他放在了床上。

耶稣一阵翻箱倒柜,努力找出更多的毯子。他数次帮犹大好好的盖上,然后被犹大快速地扯下。
醉了就不要动。
耶稣不由有些恼火,他想晃醒犹大问问他究竟是醒还是醉,或者干脆二话不说用凉水泼他最好了。就在思索这些的时候,耶稣发现犹大睁开了眼睛,躺在床上看着他。
他吓了一跳,但是犹大并没有更多的动静。他不由凑近了一些,想看个究竟。耶稣发现犹大自从跟随他之后,变了很多,或者说,他惭愧自己好像并没有好好的看过犹大,比如这张脸的轮廓,在这昏暗的光线下是别样的陌生。
突然,耶稣感觉头发被抓住了。耶稣本是一惊,但想到一定是犹大的动作,便又平静下来,这种想法反倒是又吓了耶稣自己一跳。
他感觉犹大粗鲁地抓着他,拉近了两人的距离。在耶稣撞上犹大胸前的时候,脑后的那只手又像是惊吓般的突然松开,然后忏悔一般地轻轻揉着肩头的卷发。
耶稣低头看着犹大,他发现自己并不介意犹大会对他做什么,所以接下来的吻他也没有很吃惊。
耶稣亲吻过很多人,也被很多人亲吻。不过当然不是这样的方式,要是每一个吻都是现在这个情况,耶稣觉得自己应该会死于窒息。
热度和酒精的味道,还有犹大的气息。耶稣觉得眼眶一阵发热。
他无力地抓住了犹大的背部,祈求他能稍微放开他一会儿。
耶稣在自己熟悉的,充满木屑味儿的房间里听见自己的喘息,当然,不止他自己的喘息。

耶稣刚喘了几口气,就感受到了更加强烈地窒息感。犹大比他略高的体温紧紧环绕着他,而更加灼热的肌膚正抵在耶稣的脖颈一侧。
耶稣有好几秒忘了呼吸,他能在寂静中听见犹大的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。
“judas”耶稣不由地念道。
你这是怎么了,你想从我这儿求得什么呢,而我能给你什么呢。耶稣在让他微醺的温度中看到自己心底的一道悲痛。这道寒流让他一个激灵,这种感觉并不陌生,上天的预示早已融入他的五感。而在被这般拥抱的时刻,耶稣在脑海里看清了又一个预兆。年轻的先知感受到一阵毫无防备的痛楚。他俯身回抱着自己失态的友人。在稀疏的发丝间落下几个吻。

  犹大在他的怀抱里渐渐平静下来。呼吸趋向于鼾声。耶稣草草扯去自己身上的外罩,同对方一起躺下。
耶稣感到犹大的体温透过薄薄的布料感染者他。他从没和犹大离得这么近。现在耶稣非常的清醒,他缩在犹大的臂弯里贪恋地看着熟睡中的人。听着对方规律的心跳和吐息。这是这位弥赛亚鲜有的放纵,但也仅此而已。

清晨的雾气散去后,阳光照射进木匠的小房间。长发的年轻人听见自己的房间里响起一阵惊慌的响动。他闭着眼睛,呼吸平静地躺在自己的床榻上。那声音在一阵死寂之后才又窸窸窣窣的响起。然后是快速的离开。等到步伐声远去,耶稣都始终没有睁开双眼。他探手伸向身旁还留有余温的一块地方,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,然后缓缓地,缓缓地把自己的身体蜷缩了起来。
晨光高照,而救世主整整一天,都没有走出自己的房间。
-end-

 


评论(1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