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CRPG大陸

蛇拜访的房间(1

用博尔赫斯的環形廢墟作为结构,还有点魔法少女小圆的梗(?)寫的薩列裡 列奧德波 和莫扎特的故事

读的时候文中的注释不要看,看完随便看看就好,不重要,都是些中二的鬼东西hhh

nuno莫扎特 x ban萨列里注意

魔力萨丽丽注意

还有蛇!!!

 

    金星从太阳前行过的那天夜里,黑衣的人从郊外走来,谁都没有看见他的相貌,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。街上的人们正唱着时下流行的音乐。金星还挂在远处的山脊上,几个小时之后她就会宣告着白日的到来。

  这位先生快步走进一家旅馆,赊了账,清楚地点出了一间有着斜斜屋顶的房间,随后立刻沉沉睡下。半夜,得知他的到来的人们在携着羽毛笔和墨水来见他,为他提来了泉水和付清了房费。男人醒来,看见晨光照耀在卷起的羊皮纸上。他错过了凌晨,但是那可以是一件不重要的事。*1

  人们向他索要一部乐曲,可能是歌剧,也可能是协奏曲,这取决于他要从哪里开始。于是他开始写,这个男人仿佛不适合日夜劳作,但是他觉得心口发紧,躺下又起身,最后不得不支着蜡烛写了起来。三天后的凌晨,他举起羊皮纸,上面是新的圣歌*2他在窗子吹进的风里打起抖来,街上喧闹的人声毁了他的耐心*3,他摔下曲谱,还想摔上窗子,然后他望向窗外。凌晨的灰色天空像死人的皮,而这其上,有巨蛇滑过天穹,男人既没有看到头,也没有看到尾,只看到那蛇的蛇腹在他头顶永无休止地向西方涌动。他想,可能每日的此时,蛇都是这样遮蔽天空的,这让他再也不愿再在凌晨时清醒。

  太阳高悬的时候,他从买下乐谱的人口中知道了自己的名字,安东尼奥·萨列里。萨列里知道此时自己可以睡下了,他要在这房间里见一个人,然而这个人一直没有来见他,他此刻应该就在这里,他有可能已经在这里了。萨列里合上眼睛,他告诉自己,要更快一点。他恍惚中记得自己睡了醒,醒了睡,有时候他愣愣地盯着天花板,刚才的梦境里有喧哗,有戏服还有音乐。他再次闭上眼睛,旋律却没有继续演奏下去。那些扑朔迷离的画面像风下的湖,波动的褶皱里有银河,一头雄狮,玫瑰,他退远了去看,那也是他日夜想见的人的脸。甚至有一次他就要放弃了,迷糊中,昏暗的光线下他看到自己胳膊放在白色的床单上,这了无趣味的场景成了他梦的灵感,他慌忙地闭上眼睛。

  这一次,视觉透过了眼皮,用令人眩晕的速度飞进他梦中的身躯。他身边出现了舞台,乐池,还有观众。他们都面目模糊,只有左上方的包厢里,萨列里能看清有两个交头接耳的观众。在那做梦的人的梦里,做梦的人与梦见的自己对视了。

  萨列里醒来时想了很久自己的名字。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名字并不属于他,是阿玛德乌斯·莫扎特。萨列里确信就是他。他的意志到了这里就变得模糊起来,萨列里闭着眼睛躺在床上。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成功了,他应该先唤醒梦中的莫扎特,而不是自己。但是他怎么确信那张脸就是自己?他恐于睁开眼,空气的湿度在告诉人,现在河边的水草上挂着露珠,街上的杂音在说,还有一会儿叫卖就要开始了——萨列里醒于凌晨。

  他一睁眼,就看到空旷干净的天空,金星在远处闪进他的眼睛。只在凌晨出现的巨蛇化成了人形坐在他的床尾。不伦不类的造物让萨列里想装睡,但是蛇已经把他拉了起来。他决定走出房间。他要重新整理自己,下次入梦的时候,换个方式见到莫扎特。

  蛇挽着他的手走入街上的集市,萨列里发现街上并没有人唱歌,自走出那件房间之后噪音就只是噪音而已。蛇掏了他的荷包,把卖花妇人车上的红色玫瑰全买了下来。“我知道你应该会更喜欢白色。”他回头对萨列里这么说。他的造物比他想象得要高级。


TBC

  

  

*1 凌晨时分,金星作为启明星升起。金星的名字是伊始塔尔(伊南娜),在《伊南娜和生命之树》(Inanna und der Huluppu-Baum)中,伊始塔尔的敌人为莉莉丝,也就是蛇的另一面。

此处我提取伊始塔尔和蛇作为隐藏线来自于莫扎特的《魔笛》故事,虽然这是一部有非常多东方主义审美()的歌剧,但是从叙事结构上来说,夜之女和公主帕密娜的原型就是艾列什基伽尔(冥界女王)和伊始塔尔。而冥界女王和伊始塔尔是一体两面的同一人,是神话中隐喻金星同时拥有光明和阴暗面的方式(在黄昏和凌晨都出现在天空)。


*是1786年萨列里写的Les Horaces ,但是历史上是写于巴黎,并不是布拉格。在此文里,他跑去布拉格了hhhh


*1786年一月的布拉格在为莫扎特的《费加罗的婚礼》而狂热


评论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