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CRPG大陸

蛇拜访的房间(2

用博尔赫斯的環形廢墟作为结构,还有点魔法少女小圆的梗(?)寫的薩列裡 列奧德波 和莫扎特的故事

读的时候文中的注释不要看,看完随便看看就好,不重要,都是些中二的鬼东西hhh

nuno莫扎特 x ban萨列里注意

魔力萨丽丽注意

还有nuno蛇!!! 

下一章就能完结了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章 


   当金星每日都被远处的楼房遮蔽的季节*4到来的时候,萨列里觉得他准备好了。这些日子里,蛇从白日到夜晚都伴在他左右。这个他不承认的梦的造物仿佛成了他亦师亦友的伴侣。有时候萨列里看他站在房间中,脸上戴着买来的拙劣面具,唱出一些曲调,萨列里并没有命他这么做,但蛇仿佛对此乐在其中。那个梦的造物,他,萨列里的造物,会在他耳边低语,在那几个每夜都平静无梦的月里,萨列里从蛇的丝丝声中渐渐明白,他必须等待一个启示,然后他将会毫发无爽地梦见莫扎特。

   一天黄昏,萨列里抱着玫瑰和羊皮纸回到阁楼,地上有有些烛台,翻开的什么经文,他知道蛇又开始和自己玩起来了。他走到卧室,蛇穿着宽大的袍子站在床上,他一会儿用憋出来的低沉声音说着什么,然后迅速脱掉袍子躺下,用气若游丝的嘶嘶声回应着不存在的对戏者。萨列里靠在门槛上看了一会儿,然后向蛇走去。正在扮演床上病人的蛇装作踉踉跄跄地下床,走向他的造物者。萨列里叫了蛇的名字,蛇只是倒在他的怀里,没有继续演下去。萨列里又问“告诉我,这是否就是我所等的启示。而它居然来自于我的造物。”萨列里的手从上至下轻轻地抚摸蛇的面庞,他知道蛇笑了。

   入夜,萨列里迫不及待地睡下。蛇就卧在他身旁,一声不吭。这一次,梦里比几个月前更加清晰地出现了地平线,房屋,人,音乐。而他也不再是假借某个剧中人的身体,他真实地看见了莫扎特。他要毫发不爽地描绘出这个孩子的肉体与时光,他要让莫扎特活。

    首先是心脏,是玫红色的,从金星取来的矿石,经历灼烧成的赤色灰烬里提炼出来的。萨列里凝视这心脏,念出一个星辰的名号,心脏便跳动起来。在梦里,萨列里就像古代的炼金术师一样,从发丝到指尖,每一处都细细琢磨。一年之后,这个少年完整地沉睡在他的梦里,每一处都是完美地活着,均匀地呼吸,卷发因为起伏微微颤抖。但是他没有生气,就像萨列里每日醒来看见的蛇一样,是不同意义上的缺憾。萨列里气得发抖,他在房顶倾斜的阁楼里来回踱步,他甚至想过杀死蛇,他不确定是否予生的机会只有一次。

  萨列里开始每日把自己锁在屋子里,蛇总是静静地伴他左右。他忍受不住折磨,便向蛇祈求。蛇听到这话,就眯着眼睛要和他纠缠。在这之前也有多次,但这一次萨列里没有推开他。他梦见天空被蜿蜒的蛇腹密密覆盖,他站在空无一物的布拉格,面前是伏尔塔瓦河,萨列里看着镜面似的河面,发现时间和他的呼吸一同停止了。然后在这时间都冻结的永恒里,河面映出的巨蛇从天上(在萨列里看来是从水底)冲向他。他在蛇腹中听见从未听过的旋律,他们不是同一首,但是必须是出自同一人。

   萨列里惊醒了,他立刻推开怀里蜷缩睡去的蛇,跳上自己的床,念出一个咒语,然后坠入睡乡。他梦见了一整个的世界,一栋楼房,一对夫妇,一个可爱的婴孩。萨列里谱写的前奏十分用心,他在自己梦里听见了另一个人的心跳,他自己的心脏也跟着雀跃起来,他知道莫扎特要来了。另一个婴孩,那个他所创造的无法站立的红色的亚当,在美丽的皮囊包裹下出生了。他花了更多的时间在睡眠上,他已经不再作曲,白日他食用蛇给他带来的果实,夜幕还没有降临就卷进被子。这个孩子就像任何世界里的孩子一样,萨列里要陪在他身边,就像任何孩子的父亲一样。他教他生活,教他作曲。带他看更远的世界。

  这些日子里,萨列里为数不多的清醒时刻几乎不发一言。他和蛇已有数月没有对话,可能已有一年。蛇突然向他问起他新的造物的故事。萨列里嘴角挂着的微笑便消失了。他草草清洁了身体,让蛇去一趟剧院,让他带回那里的消息。萨列里不愿说莫扎特是自己的造物,他与这个孩子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。他要做个大胆的实验向蛇,不,是向自己证明这点。他在梦中让莫扎特谱曲,不是作为父亲列奥德波,而是让莫扎特去写。他醒来后,蛇回到阁楼,带着一卷曲谱。*5萨列里先是结结巴巴,然后几乎是高声地,唱出纸上的音符。前一晚,这卓越的旋律在剧院上演,整个城市为之癫狂。萨列里知道,自己成功了。蛇盘坐在他脚边,和着他的哼唱打着拍子。

  

TBC   


*4 秋季的时候,金星的轨迹会在接近地平线的位置徘徊(北半球)


*5 1787年10月29日的布拉格城邦剧院首演莫扎特的《唐璜》

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