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CRPG大陸

蛇拜访的房间(完

用博尔赫斯的環形廢墟作为结构,还有点魔法少女小圆的梗(?)寫的薩列裡 列奧德波 和莫扎特的故事

读的时候文中的注释不要看,看完随便看看就好,不重要,都是些中二的鬼东西hhh

nuno莫扎特 x ban萨列里注意

魔力萨丽丽注意

还有nuno蛇!!! 


第一章

第二章

  萨列里爱着莫扎特。他时常因为梦中的故事而独自笑起来,他知道莫扎特已经到来了,他的一切苦难与付出都是为了他。他的造物超越了他,虽然在某些事情上蛇也能做他的老师,但萨列里认为那是上不了台面的。莫扎特的新曲时常在街头巷尾被人唱起。萨列里又可以出门了,蛇一如既往伴他左右。

  只要还有人,还有人的歌喉,还有人可以弹奏乐器的手,莫扎特就会到来。梦的造物一旦降临,他将会穿越时间在任何行星上降临,人类文明就像薄纱一般,无论这流动的载体覆盖在哪颗星球上,金星的光耀都会侧下脸注视着它。

  “他会像星辰一样永恒。”萨列里有一天晚餐时突然说起来。他正和蛇坐在城市郊外的巨树下野餐,他们就像普通的朋友,家人,情侶一般坐在有花纹的布上。蛇看著他,順從地點點頭。蛇從不拂逆他,這一點他就像個合格的造物,同時也令萨列里不屑。他想起莫扎特的那些信件,和他的争吵。然后莫扎特“离开”了他,在外闯荡。彼时萨列里便会成为他那棘手的同僚,亦敌亦友,也伴他左右。每次想到这种种,萨列里都在白日里思念夜晚。

  “只要人还有梦,梦的造物就能永远活下去。”蛇从篮子里拿出了一大块派,试图整个塞进嘴里。

   萨列里那已经温暖跳动的心田里长埋了一份翳郁。在蛇话语的灌溉下瞬间长成了巨木。

   他怎么能让莫扎特发觉自己是某个人的造物!

   莫扎特是那么的真实,他的音乐确实地降临在世界上,优美的神性的美丽的,诗篇。在不识他名号的国度演奏,在没有他的历史里轻轻念诵他的到来,甚至在人类文明覆盖不到的荒土上,无法诞生生命的星球风暴里也有他的音符。他应该永远地活下去,甚至在金星冷寂之后。

   但是萨列里因那一丝私心而觉不忍。接下来的仪式复杂且令他疲惫。他描绘了莫扎特的生命,现在他还要亲手为他编织结局。莫扎特会把酒言欢,钻进姑娘的裙底嬉闹,管只比自己大六岁的同僚撒娇叫爸爸,就为了让人帮他找个乐谱。但莫扎特就要死了。只因萨列里不愿他在无尽的时光里磨去人性,那也是萨列里最爱的。

  “不要悲伤,萨列里。梦的造物无法被杀死,他们会在自己的时间中循环往复。”蛇看着在地平线另一边的晨星*,手指梳理着萨列里已经留长的头发。萨列里枕在蛇并拢的膝盖上睡去。他已下定决心。他细心地描绘了莫扎特的末路,甚至亲手实施了,作为莫扎特的同僚。最后的时刻,他在莫扎特的门口兜兜转转,还是推门而入。他让重病的莫扎特倒在他怀里,手忍不住抚摸着莫扎特消瘦的脸颊。

   萨列里再也没有做过梦。他和蛇一道离开了那个有着倾斜屋顶的阁楼。萨列里在不同的城市流转,他总能听见莫扎特的旋律,这令他安心。莫扎特还活着。这也令他战栗。在那些算不上梦的梦魇里萨列里老泪纵横地醒来。他夺取了一个线性的无限,把莫扎特困在了其自身的时间里。但是这无穷的往复里会不会有任何差错泄露他的秘密。一想到独一无二的莫扎特要是发现自己是什么人的梦,那伤心先就先一步击碎了萨列里。

  他已经老去,没有人照顾的暮年总是漫长又难熬。萨列里赶走了蛇,蛇的面容和他记忆中的莫扎特交叠起来,他受不了这个。

   结局的到来并不是毫无预警的。萨列里在病床上卧了许久,在第十七天的黄昏,他爬起来。天空被风吹得出了秘银的颜色。病痛折磨他,却无法利索地杀死他。

  萨列里用坏掉的肺驱赶自己。他想让郊区的冷风吹灭生命最后的烛火。他蹒跚的脚步引他跌入了河流,但是他没有窒息,生命的烛火在冷水里缓缓煽动。冰冷的河水安慰地,嘲讽地包裹着他,他惭愧地发现,这世上的一切都无法伤到他。

  萨列里抬头,看见巨蛇向他游来。 “我是谁的造物”萨列里在水下模糊地问道“我是谁的梦”他被蛇托出了水面。萨列里垂在蛇的臂弯里,这触碰如此真实。他想起,蛇一直都伴他左右。“另一个人的。”蛇回答他,那熟悉的面庞渐渐贴近。

  蛇毒混入了萨列里的血。等昏星转为晨星,这一切都会随着他的名字一同消退。而没有名字的人还会回到有着倾斜屋顶的房间。

END


*6 一月份时,金星会在地平线的西边升起,直到夏季,会运行到更高的天空。(北半球)

评论(8)

热度(24)